您好,欢迎来到法妞问答 免费注册 登陆

首页 免费法律咨询 发咨询 找律师 电话咨询 精选文章 法律常识 法律专题

手机网站 微信咨询 全国客服热线:400-618-8116

免费法律咨询 >>  精选文章 >>  行业交流 >> 人脸信息司法保护的里程碑

法妞问答律师
400-618-8116

咨询我 我也要出现在这里>
分享
人脸信息司法保护的里程碑
2021年08月01日 法妞问答律师

  “人脸”作为个人在社会交往中的“活体名片”,具备生理和心理的双重属性,蕴含着丰富的非语言情感信息,反映出个人的个性特点、社会评价及人格尊严等多重维度。因此,人脸信息具有显而易见的高度敏感性。

  人脸识别技术是基于人的脸部特征信息进行身份识别的一种生物识别技术,是人工智能时代的新技术成果。人脸识别技术的便捷性和效率性毋庸置疑,对智能社会的建构具有积极意义,但人脸信息由于其高度敏感性,一旦遭到泄露或侵权后将可能严重影响信息主体的尊严、隐私、平等等权利。因此,对人脸识别技术的应用必须进行严格规制。

  美国于2019年颁布了《商业人脸识别隐私法案》,禁止在未获得用户明确同意的情况下对其进行人脸识别。欧盟2021年4月所公布的《人工智能条例草案》将公共场所的远程生物识别(RBI)系统列为人工智能的高风险应用类型,原则上限定为查找失踪儿童、预防犯罪或恐怖袭击、侦查犯罪等用途。

  就我国而言,近年来人脸支付科技快速发展,其应用范围越来越广泛:个别开发商对客户进行人脸识别,迫使购房人“戴头盔看房”;社交媒体要求用户上传高清人脸照片并给予不可撤销、永久性、可转授权和再许可的授权……可以说,人脸识别已出现滥用和失控苗头,引发了社会公众的集体焦虑。我国“人脸识别第一案”就是此种社会焦虑的集中体现。

  在这种背景下,最高人民法院及时制定《关于审理使用人脸识别技术处理个人信息相关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规定》(以下简称《规定》),充分贯彻了以人民为中心的发展理念和“民众有所呼,司法有所应”的问题导向。《规定》是我国专门针对人脸识别应用进行规制的第一部法律文件,具有里程碑式的重要意义。

  一、信息主体知情同意权的有效保障

  一般情况下,信息主体的知情同意是处理者处理其个人信息的合法性来源。因为只有确保信息主体对信息处理活动的知情同意,才能真正使其享有信息自决权,避免对其个人信息进行不当使用或处理。

  由此,欧盟《一般数据保护条例》(GDPR)将信息主体的同意视为信息处理活动的法律基础之一;美国2019年《商业人脸识别隐私法案》要求人脸识别必须取得个人的“明确同意(affirmative consent)”,即终端用户对控制者数据收集和使用政策表达“自愿和明确”的同意。

  就敏感信息的处理,我国个人信息保护法草案设定了单独同意或书面同意的要求,禁止采取概括同意或推定同意的授权模式。

  基于上述法理,《规定》第二条第三款对人脸信息的处理强调必须获得信息主体的单独同意或书面同意。第四条进一步规定:有下列情形之一,信息处理者以已征得自然人或者其监护人同意为由抗辩的,人民法院不予支持:

  信息处理者要求自然人同意处理其人脸信息才提供产品或者服务的,但是处理人脸信息属于提供产品或者服务所必需的除外;

  信息处理者以与其他授权捆绑等方式要求自然人同意处理其人脸信息的;

  强迫或者变相强迫自然人同意处理其人脸信息的其他情形。

  上述情形均属于个人同意系非自愿所作出,因为其往往处于没有其他选择的困境,无法行使同意权或拒绝权。因此,这些情形不能视为其对人脸信息处理真正给予了同意和有效授权。

  由于人脸识别技术无差异无接触信息采集的方式,人脸识别应用过程中无法区分被采集者的年龄,因此不可避免地会涉及大量未成年人人脸信息,未成年人使用带有人脸识别功能的APP软件的现象十分普遍。

  如果未成年人的人脸信息泄露或被侵权,其影响将可能伴随一生,特别是技术歧视或算法偏见所导致的不公平待遇,会直接严重影响未成年人在未来对社会生活的融入和人格的自由发展。

  6月1日起施行的新修订的未成年人保护法第七十二条规定,处理不满十四周岁未成年人个人信息的,应当征得未成年人的父母或者其他监护人同意,但法律、行政法规另有规定的除外。

  《规定》也十分重视未成年人的人脸信息保护,第二条第三款规定对于一定年龄未成年人的人脸信息,必须依法征得其监护人的单独同意或书面同意。第三条关于认定信息处理者民事责任的动态考量因素之中,除了民法典第九百九十八条所规定的诸项要素之外,还应结合案件具体情况综合考量受害人是否为未成年人、告知同意情况以及信息处理的必要程度等因素。

  这也与个人信息保护中的合理期待理论十分吻合,该理论的核心是在信息主体与信息处理者之间设定权利义务关系时需考虑信息主体在特定场景下所可以合法享有的期待;就未成年人的信息处理而言,必须充分考虑未成年人的人格自由发展的重要性,采取特殊的保护措施。

  针对一些地方的物业就小区门禁强制业主刷脸的问题,《规定》第十条强调信息主体有权作出同意或者拒绝。根据该条,物业服务企业或者其他建筑物管理人以人脸识别作为业主或者物业使用人出入物业服务区域的唯一验证方式,不同意的业主或者物业使用人请求其提供其他合理验证方式的,人民法院依法予以支持。

  这就意味着个人就刷脸进小区享有选择权等,可以拒绝刷脸要求,改选其他的身份核验方式。另外,不仅是业主享有此种选择权利,包括承租人在内的物业使用人也享有同样的权利。

  此外,针对广大群众一般非为法律专业人士,无法充分理解合同所设置的格式条款的涵义,《规定》第十一条对格式条款的效力作出了规定。根据该条,信息处理者采用格式条款与自然人订立合同,要求自然人授予其无期限限制、不可撤销、可任意转授权等处理人脸信息的权利,该自然人依据民法典相关规定请求确认格式条款无效的,人民法院依法予以支持。

  显然,这一规定是为了防止商家滥用格式条款,确保人脸信息处理符合公平和合法正当必要等原则。

  二、个人利益与公共利益的平衡保护

  鉴于人脸识别技术的应用可以促进公共安全和社会管理效率的提升,因此,对人脸识别不宜采取一刀切式的禁止。司法规制的主要目的在于将其对个人权利的影响限定在合理的范围之内,在公共利益和个人利益之间保持合理的平衡。这也正是《规定》的起草原则和思路。

  根据《规定》第一条,该司法解释适用于因信息处理者违反法律、行政法规的规定或者双方的约定使用人脸识别技术处理人脸信息、处理基于人脸识别技术生成的人脸信息所引起的民事案件。

  因此,就法律适用范围而言,《规定》既适用于违约纠纷,也适用于侵权纠纷;既针对“使用人脸识别技术处理人脸信息”的行为,也适用于“处理基于人脸识别技术生成的人脸信息”的行为,由此囊括了人脸识别技术应用的前端和后端的各类行为,对人脸识别中的个人信息处理过程实现“全覆盖”。

  《规定》第二条列举了人脸识别应用的主要侵权类型,其中,

  第一款规定了在宾馆、商场、银行、车站、机场、体育场馆、娱乐场所等经营场所、公共场所违反法律、行政法规的规定使用人脸识别技术进行人脸验证、辨识或者分析。这意味着《规定》适用于所有公共场所的人脸识别应用。

  第三款规定了基于个人同意处理人脸信息但未征得自然人或者其监护人的单独同意,或者未按照法律、行政法规的规定征得自然人或者其监护人的书面同意的情形。单独同意和书面同意的要求与《个人信息保护法》草案中对处理敏感信息的规定保持了一致。

  第六款规定了违反法律、行政法规的规定或者双方的约定向他人提供人脸信息的行为。这就对实践中大量存在的未经同意与第三方非法分享、出售人脸信息的行为划定了红线。

  第七款特别规定了违背公序良俗处理人脸信息的情形。这是充分考虑到人脸信息应用范围的广泛性使其可能成为违反公序良俗的滥用行为的对象。

  第八款为“兜底条款”,囊括了违反合法、正当、必要原则处理人脸信息的其他情形。

  通过对民法典中合法、正当、必要三原则的重申,《规定》也贯彻了个人信息处理中的比例性原则。也就是说,对于人脸信息的处理,即便是基于公共利益,仍然必须将信息处理限定在必要的限度之内,不得过度收集和处理。

  另外,《规定》第五条依据民法典相关规定,遵循个人信息保护立法精神,对处理人脸信息的免责事由作出了规定,主要是涉及公共利益和保护他人利益的情形,包括:

  为应对突发公共卫生事件,或者紧急情况下为保护自然人的生命健康和财产安全所必需而处理人脸信息的;

  为维护公共安全,依据国家有关规定在公共场所使用人脸识别技术的;

  为公共利益实施新闻报道、舆论监督等行为在合理的范围内处理人脸信息的;

  在自然人或者其监护人同意的范围内合理处理人脸信息的;

  符合法律、行政法规规定的其他情形。

  这也是个人信息处理的比例性原则的具体应用。

  三、完善的司法救济机制

  《规定》对于人脸识别所引发的损害为信息主体规定了较为周密完善的司法救济机制。第八条规定,信息处理者处理人脸信息侵害自然人人格权益造成财产损失,权利人可以援引民法典获利剥夺的规则,在所遭受的损失与对方的获利之间选择。另外,权利人为制止侵权行为所支付的合理开支,可以认定为财产损失。合理开支包括本人或者委托代理人对侵权行为进行调查、取证的合理费用。此外,法院还可以根据当事人的请求和具体案情,将合理的律师费用计算在赔偿范围内。第九条允许信息主体申请人格权侵害禁令。

  《规定》第十四条对人脸信息处理规定了民事公益诉讼机制;第十五条对死者的人脸信息保护作出了特别规定;这些都是为即将出台的个人信息保护法预留了“接口”。

  还值得关注的是《规定》第十二条关于违约责任的规定。在总结“人脸识别第一案”这一司法实践经验基础上,第十二条规定:“信息处理者违反约定处理自然人的人脸信息,该自然人请求其承担违约责任的,人民法院依法予以支持。该自然人请求信息处理者承担违约责任时,请求删除人脸信息的,人民法院依法予以支持;信息处理者以双方未对人脸信息的删除作出约定为由抗辩的,人民法院不予支持。”

  这就是说,即使在合同法的框架内审理涉人脸识别纠纷,信息主体亦可主张其行使其删除权,要求处理者依法删除此前所收集存储的人脸信息。这对于有效保护权利人的人脸信息尤其具有特殊的重要价值。

来源:最高人民法院新闻局

友情提示:律师在线咨询免费回复,可直接与专业律师咨询相关法律问题

免责声明
本站部分转载文章,并不用于任何商业目的,仅供学习参考之用;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和其他问题,请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删除内容!
15万在线律师快速解决法律问题

法妞问答 律师法妞问答-3分钟100%解决你的法律问题

微信扫描二维码 向我提问

阅读数 1142

25

问题还没有解决?快速找专业律师来帮您!无须注册,30秒快速发布,3分钟100%专业律师解答!

客服热线:400-618-8116

微信扫一扫「法妞问答」立即开启语音咨询

济南暖云网络科技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地址:济南市高新区舜泰广场6号楼1703室

Copyright 2021 faniuwend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网站备案:鲁ICP备16004136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