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法妞问答 免费注册 登陆

首页 免费法律咨询 发咨询 找律师 电话咨询 精选文章 法律常识 法律专题

手机网站 微信咨询 全国客服热线:400-618-8116

免费法律咨询 >>  精选文章 >>  股权纠纷 >> 那些股权代持中你会遇到的法律风险---股东权利行使障碍

法妞问答律师
400-618-8116

咨询我 我也要出现在这里>
分享
那些股权代持中你会遇到的法律风险---股东权利行使障碍
2020年06月07日 法妞问答律师

  股权代持是指实际出资人(以下或简称“隐名股东”)与名义出资人(以下或简称“显名股东”订立合同,约定由显名股东代隐名股东履行股东权利义务,由隐名股东出资并享有投资权益的一种安排。股权代持所引发的纠纷一直是民商事纠纷中颇为重要的一项问题,根据上海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在2017年发布的《股权代持纠纷审判白皮书》,二中院审判的股权代持纠纷案件数量日趋上升,且年增长率超过30%。其中主要的类型包括了股东资格认定、代持股协议效力确认、股东主张行使股东权利、股东对公司债务的承担、代持股被转让的善意第三人保护等问题。

  隐名股东无法行使股东权利

  隐名股东与显名股东之间签署的代持股协议,如没有违反法律相关规定,一般都认为有效,但该代持股权协议仅约束隐名股东与显名股东,若公司其他股东对代持股事宜并不知情,或者知情但不认可隐名股东的身份,则隐名股东则无法行使作为真实的股东所应享受的权利。例如分红的权利只能由显名股东代为从公司收取,又例如隐名股东无法行使股东知情权等等。

  我们通过检索,主要查看了近一年与“股东知情权纠纷”的案件,以期通过现有案例,归纳司法裁判的思路。

  (一) 支持实际出资人享有知情权

  在“上海多越文化传播有限公司与强有耀股东知情权纠纷上诉案”【 (2019)沪02民终9563号】中,强有耀通过(2017)沪0107民初26450号的生效判决成为了多越公司的股东,持股比例为18%,并要求多越公司提供该公司自2014年成立以来的财务会计报告等,但多越公司并未提供,因此强有耀诉至一审法院请求判如诉请,但多越公司以强有耀在工商登记中尚未显名,认为其不具有相应的股东资格,不享有股东知情权。一审法院判决工商登记信息对外有公示作用,但对多越公司内部而言,强有耀的股东身份已经通过生效判决确认,理应享有股东知情权。上海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支持了一审判决,认可强有耀的股东身份并享有股东知情权。

  在“董保军、河南省通信工程局有限责任公司股东知情权纠纷上诉案”【(2019)豫01民终15667号】中,董保军为河南省通信工程局有限责任公司的职工, 其于2008年与受托方赵丽签订了《委托出资协议书》一份,约定由董保军出资17万元,占股份额度的0.85%,实际出资挂于受托方名下。河南省通信工程局有限责任公司知晓董保军为隐名股东一事,并向其出具与公司股权有关的函件。董保军于2018年向河南省通信工程局有限责任公司提出要求审阅公司档案的申请,但被公司拒绝。因此,董保军向法院起诉请求审阅公司档案。河南省郑州市中级人民法院认为,董保军已经履行了出资义务认购公司部分股份,公司知道对此是知道的。董保军与他人签订委托出资协议是为了公司管理的需要,不能改变其为公司股东的事实。股东知情权作为股东权益的基础性权利,董保军可以行使该权利。

  (二) 不支持实际出资人享有知情权

  在“纪文岱、刘祥华股东知情权纠纷上诉案”【(2019)鲁05民终1652号】中,纪文岱与刘祥华向东营渤海物资集团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东营渤海物资公司)要求查阅账簿凭证,但东营渤海物资公司并未配合。根据工商登记显示,纪文岱与刘祥华并非公司的显名股东,但东营渤海物资公司曾向二人发放《股权证》,纪文岱和刘祥华分别持股40000股及25000股,并载明出资人将其出资委托投资代理人(注册股东)作为股权投资到东营渤海物资公司且本股权证将作为出资人在东营渤海物资公司权利与义务的依据。但一审二审法院均认为首先纪文岱与刘祥华并非公司工商登记中的股东,即并非公司的显名股东,其次纪文岱与刘祥华提交的《股权证》仅可以证明他们的出资事实,基于该出资其二人所享有的权利义务应当根据其二人与代持人或者与公司之间的约定进行确定,但二人未提交相关证据证明其二人享有查阅公司账簿的权利。目前公司法及其司法解释中未规定实际投资人或隐名股东是否与显名股东一样享有各项股东权利,并且其二人亦可以通过代持人或其他股东实现查阅公司账簿的目的,因此驳回纪文岱与刘祥华的诉讼请求。

  在曾昌伦与重庆骏瀚投资有限公司股东知情权纠纷上诉案【(2019)渝01民终8755号】中,上诉人曾昌伦在一审中要求被上诉人重庆骏瀚投资有限公司要求其提供公司会计账簿进行查阅。曾昌伦认为重庆骏瀚投资有限公司认可曾昌伦为公司实际出资人、隐形股东的事实,重庆市高级人民法院作出的(2017)渝民终496号民事判决书亦查明曾昌伦是重庆骏瀚投资有限公司股东的事实,另外,曾昌伦与重庆骏瀚投资有限公司以及重庆骏瀚投资有限公司的另一股东重庆夏鼎经信股权投资基金管理中心(有限合伙)(其持股80%)、名义股东曾昌藩于2015年8月28日签订协议,该协议确定曾昌伦的股东身份,各方当事人均有签字或盖章。基于上述事实,曾昌伦隐名股东身份已经“显名化,可以享有股东知情权要求查阅公司会计账簿。但一审法院认为曾昌伦的实际出资人身份及代持事实虽经重庆骏瀚投资有限公司确认,但确认代持股份事实与同意实际出资人显名化并不能等同。实际出资人取得股东身份的显名化,应当由实际出资人提出显名化请求,并经有限责任公司其他过半数股东同意,方可取得股东身份。现曾昌伦不具有股东资格,应当依法驳回起诉。二审法院认为,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法》第三十三条规定,该知情权行使的主体限定为公司股东。虽然经生效判决确认曾昌伦为重庆骏瀚投资有限公司实际出资人和隐名股东,但隐名股东并未记录在公司股东名册或工商登记,不属于我国法律规定的股东范围,故并不能据此认定曾昌伦为重庆骏瀚投资有限公司的股东。隐名股东主张知情权应当通过显名股东来主张,隐名股东向公司要求行使股东知情权缺乏法律依据。

  结论

  基于上述案例,我们可以得出以下结论:对实际出资人股东身份持肯定态度的法院多是基于实际出资人已经实际出资且公司对该出资行为知晓并认可股东身份,而持否定态度的法院多是由于实际出资人未能满足公司法所要求行使股东权利的形式要件。我们认为实际出资人无法行使股东权利属于实际出资人应承受的风险,法院的判决中也为实际出资人指出了行使股东权利的途径:(1)通过名义股东主张股东权利;(2)通过诉讼的方式对股东身份进行认定,并通过工商登记变更的方式显名化,再行使股东权利。

来源:律商周刊

友情提示:律师在线咨询免费回复,可直接与专业律师咨询相关法律问题

免责声明
本站部分转载文章,并不用于任何商业目的,仅供学习参考之用;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和其他问题,请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删除内容!
15万在线律师快速解决法律问题

法妞问答 律师法妞问答-3分钟100%解决你的法律问题

微信扫描二维码 向我提问

阅读数 1142

25

问题还没有解决?快速找专业律师来帮您!无须注册,30秒快速发布,3分钟100%专业律师解答!

客服热线:400-618-8116

微信扫一扫「法妞问答」立即开启语音咨询

济南暖云网络科技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地址:济南市历下区浆水泉西路98号山东财经大学大学生创业园

Copyright 2010-2017 faniuwend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网站备案:鲁ICP备16004136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