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法妞问答 免费注册 登陆

首页 免费法律咨询 发咨询 找律师 电话咨询 精选文章 法律常识 法律专题

手机网站 微信咨询 全国客服热线:0531-88803703

免费法律咨询 >>  精选文章 >>  经济纠纷 >> 无合法根据占有评估遗漏资产的应当返还——杭州金沙股份经济合作社诉杭州神弓电子实业有限公司企业公司制改造合同纠纷案

法妞问答律师
0531-88803703

咨询我 我也要出现在这里>
分享
无合法根据占有评估遗漏资产的应当返还——杭州金沙股份经济合作社诉杭州神弓电子实业有限公司企业公司制改造合同纠纷案
2018年11月09日 法妞问答律师


【案例信息】

    企业公司制改造合同纠纷

     (2008)余民二初字第718

判决日期20090514

审理法官 丁伟华 尉吉明 吕若明

     杭州金沙股份经济合作社

     杭州神弓电子实业有限公司

原告代理人 蒋瑛(浙江泽大律师事务所)

被告代理人 朱智慧 俞玲丽(浙江金道律师事务所)

 

【争议焦点】

当事人在企业改制时购买企业已经评估的资产,评估时企业资产存在遗漏情形,此种情况下,当事人能否占有使用企业评估遗漏的部分资产。

【裁判结果】

一审法院判决:神弓公司返还金沙合作社3 285 576.89元;返还金沙合作社利息损失,其中包含2008525日前利息损失843 736.15元,自2008526日至判决生效确定支付之日按年利率2.88%计算利息损失。

宣判后,双方当事人均未提起上诉,判决已发生法律效力。

【裁判要旨】

1.企业改制时,行为人与企业签订资产购买协议,购买企业已评估的资产,而企业进行资产评估时遗漏了资产评估事项,该评估遗漏的资产不应属此次交易的范围,该部分资产仍应属原企业所有。但因资产在企业转制评估时遗漏,一直由行为人占有使用,且双方对上述资产无任何协议的,行为人对资产的占有没有法律上的合法根据,应当将其取得的不当得利返还。

2.行为人在向企业支付资产购买款时,企业方知遗漏了资产评估事项的,诉讼时效应从此时开始计算。此后,该企业曾向政府部门公开电话受理中心反映过上述漏评的有关问题的,应视为诉讼时效中断,诉讼时效重新计算。自此时至企业提起诉讼时并未超过二年诉讼时效的,企业的起诉法院应予受理。

【法理评析】

1.资产评估是指专门的机构或专门评估人员,遵循法定或公允的标准和程序,运用科学的方法,以货币作为计算权益的统一尺度,对在一定时点上的资产进行评定估算的行为。原浙江浙经资产评估事务所评估人员出具的说明、神弓公司出具的说明、浙江新华资产评估有限公司出具的审计报告及浙江浙经资产评估事务所出具的资产评估报告书中的评估材料,表明在改制评估中对金沙港葡萄园资产及杭州金港电子有限公司累计未付的利润未曾评估,两项折合净资产3 285 576.89元。同时从产权界定协议的内容来看,产权界定的范围是资产评估报告书中已评估的净资产,金沙港葡萄园资产及杭州金港电子有限公司累计未付的利润未曾评估,不属产权界定的范围,故该部分财产应归金沙港村村民集体所有,因上述两项资产在企业转制评估时遗漏,一直由神弓公司占有使用,且双方对上述资产无任何协议,故神弓公司对两项资产的占有没有法律上的合法根据,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九十二条的规定,神弓公司应当返还其取得的不当利益。

2.诉讼时效的中断是指在诉讼时效期间进行中,因发生一定的法定事由,致使已经经过的时效期间统归无效,待时效中断的事由消除后,诉讼时效期间重新起算。根据金沙合作社的章程,金沙港村一切集体资产归金沙合作社所有,故金沙合作社的主体适格;神弓公司于20062月为金沙合作社汇款时,金沙合作社方知资产漏评,诉讼时效应从此时开始计算,裘翔于20072月向杭州市市长公开电话受理中心反映有关问题,应视为诉讼时效中断,诉讼时效重新计算,故本案金沙合作社提起诉讼时并未超过诉讼时效。本案审理中,法院进行了证据交换,并指定举证期限为下一次开庭时,金沙合作社于证据交换当日提出增加诉讼的申请符合举证期限的要求。

【适用法律】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九十二条 没有合法根据,取得不当利益,造成他人损失的,应当将取得的不当利益返还受损失的人。

【法律文书】

民事起诉状 民事答辩状 律师代理意见书 民事一审判决书

【思考题和试题】

1.什么是企业改制,什么是资产评估。

2.资产评估存在遗漏对企业改制时的产权界定具有何种影响。

【裁判文书原文】 (如使用请核对裁判文书原件内容)

《民事判决书》

原告:杭州金沙股份经济合作社。

法定代表人:张文虎,董事长。

委托代理人(特别授权):蒋瑛,浙江泽大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杭州神弓电子实业有限公司。

法定代表人:高振华,董事长。

委托代理人(特别授权):朱智慧,浙江金道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代理人(特别授权):俞玲丽,浙江金道律师事务所律师。

原告杭州金沙股份经济合作社为与被告杭州神弓电子实业有限公司企业公司制改造合同纠纷一案,于2008421日向本院起诉,本院受理后,按普通程序审理,并依法组成合议庭,于200893日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原告杭州金沙股份经济合作社委托代理人蒋瑛、被告杭州神弓电子实业有限公司委托代理人朱智慧、剑玲丽到庭参加诉讼。本院于2008106日办理审限延长手续。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杭州金沙股份经济合作社诉称:原告于199946日因撤村建居由金沙港村经济合作社变更而成立;被告于1999626日因杭州西湖电子元件厂改制而成立。杭州西湖电子元件厂系杭州金沙港村经济合作社全资举办的集体企业,由高振华受托管理经营。1998630日杭州西湖电子元件厂改制时,委托浙江浙经资产评估事务所(现改制为浙江浙经资产评估有限公司)对企业资产进行评估,评估时漏评资产1739982.20元,扣除所得税差价,漏评资产净值为人民币1583951.19元;由高振华受托管理经营的杭州西湖电子元件厂农业车间葡萄园未列入当年评估的净资产为人民币1701625.70元;上述两项合计人民币3285576.89元一直由被告无偿非法占有使用至今。上述两项资产属原告所有,被告从1999626日改制后,一直占有使用上述资料,故被告应承担非法占有使用上述资产给原告造成的利息损失。2006210日,被告按照上述两项资产人民币3285576.89元的40%的比例汇款人民币1314230.77元(其中633580.48元从被告银行帐户汇出;680650.29元从高振华帐户汇出)给原告,原告要求被告全额归还漏评资产,不同意按照40%收回资产,遂于2006223日,将人民币1314230.77元退回给被告,之后原告多次向被告要求全额归还漏评资产未果。遂于200726日向杭州市市长公开电话请求处理,但未拿到漏评资产的相关材料。2008411日,原告从西湖街道办事处获得漏评资产的相关材料。原告认为,根据1998128日金经社(1998)第2号《关于金沙港村村民代表大会通过杭州金港电子有限公司改制的决议》中第5条“金港电子股份有限公司未列入19981012日的评估报告书范围的资产都属于金沙港村集体所有”的规定,漏评的3285576.89元资产,系被告在转制时未列入的企业净资产,该部分资产应属于杭州金沙港村经济合作社(现为原告)所有,被告占有该资产,既无法律依据也无合同依据,依法应归还给原告。故诉至法院,要求被告归还评估漏款净值人民币1583951.19元及未列入当年评估的葡萄园净资产人民币1701625.70元,合计人民币3285576.89元;支付评估漏款净值人民币1583951.19元的利息损失406758.67元(自1999626日至2008525日止),自2008526日起,中国人民银行同期存款利率计息,至实际支付日止及未列入当年评估的葡萄园净资产人民币1701625.70元的利息损失436977.48元(自1999626日至2008525日止),自2008526日起,中国人民银行同期存款利率计息,至实际支付日止。

原告向法庭提供如下证据:1、杭州市西湖区人民政府西政法(1999105号文件;2、杭州市西湖区农业经济局西农经(199911号文件,证明原告杭州金沙股份经济合作社于199946日因撤村建居由杭州金沙港村经济合作社变更而成立的事实。3、《工商企业开业登记申请书》;4、《工商企业变更登记申请书》;5、《工商企业验照换照登记表》(登记事项变动情况);6、杭州西湖电子元件厂承诺书;7、《企业基本情况》;证明1979429日原告全资设立杭州市西湖区西湖公社金沙港大队电子元件厂;198092日,杭州市西湖区西湖金沙港大队电子元件厂变更为 杭州西湖金沙港电子元件厂;1986108日杭州西湖金沙港电子元件厂变更为杭州西湖电子元件厂;1999520日,杭州西湖金沙港电子元件厂改制成立杭州神弓电子实业有限公司;1999626日,杭州神弓电子实业有限公司成立的事实。8、原浙江浙经资产评估事务所资产评估师茅建华、毛小娟出具的《说明》;9、浙江新华资产评估有限公司出具的浙新会审字(2004686号《关于金沙港葡萄园199011日至1998630日财务收支的审计报告》;证明1998630日杭州西湖电子元件厂改制时,委托浙江浙经资产评估事务所(现改制为浙江浙经资产评估有限公司)对企业资产进行评估,评估时漏评资产1739982.20元,由高振华受托管理经营的杭州西湖电子元件厂农业车间葡萄园未列入当年评估的净资产为人民币1701625.70元的事实。10、被告出具的计算说明;11、汇款凭证;证明被告确认金沙港葡萄园未列入当年评估的净资产为人民币1701625.70元;漏评资产1739982.20元,扣除所得税差价漏评资产净值为人民币1583951.19元;2006210日,被告按照上述两项资产人民币3285576.89元的40%的比例汇款人民币1314230.77元给原告;原告遂于2006223日将人民币1314230.77元退回给被告的事实。12、《杭州市市长公开电话来电交办单》,证明200726日向杭州市市长公开电话请求处理核查资产漏评事宜的事实。 13、《关于金沙港村村民代表大会通过杭州金港电子有限公司改制的决议》金经社(1998)第2号;14、《关于杭州西湖电子元件厂资产产权界定的协议,证明根据决议第5条“金港电子股份有限公司未列入981012日的评估报告书范围的资产都属于金沙港村集体所有”的规定,漏评的3285576.89元资产,系被告在转制时未列入的企业净资产,该部分资产应属于杭州金沙港村经济合作社(现为原告)所有的事实。152008619日的证明,证明原告董事会成员代表原告向市12345反映关于资产漏评的事实。16、注销登记申请书,证明被告系在因改制而被注销的杭州西湖电子元件厂的基础上建立起来的,所以对杭州西湖电子元件厂的原有债权债务有清偿责任,同时证明杭州西湖电子元件厂没有通过清算来最终处置财产,没有进行清算程序的事实。17、杭州西湖风景名胜区管理委员会答复及原告的营业执照,证明杭州西湖风景名胜区管理委员会同意原杭州市西湖乡金沙股份经济合作社调整为杭州金沙股份经济合作社,杭州金沙股经济合作社办理了工商登记手续的事实。

被告杭州神弓电子实业有限公司辩称:一、原告增加诉讼请求已过举证期限,应按其原有诉讼请求进行审理。根据我国法律规定,增加诉讼请求应在举证期限届满前提出,但原告在2008530日才提出,早已过举证期限,故对原告新增加的诉讼请求不应予以审理。 二、被告主体不当,且原告与改制合同、讼争财产之间也不具有关联性。本案案由为“企业公司制改造合同纠纷”,属于合同纠纷之一。而既然属于合同纠纷,原、被告双方应当是签约的合同当事人,即原杭州金沙股份经济合作社与高振华以及职工持股协会。而被告在本案涉及的改制合同中,是改制的对象或者说合同的标的,并不是签约的合同当事人。所以,本案原告列杭州神弓电子实业有限公司为被告,于法不当,要求被告承担合同纠纷的法律责任,更是没有法律依据。另根据原告登记注册的文件资料,原告是20059月才注册成立的,其成立文件中并没有包含现讼争资产,也没有任何文件表明原告继续了原杭州金沙股份经济合作社在改制合同中的权利义务或对讼争资产的权利。所以,原告根本就无权就改制合同或讼争资产提出任何主张。三、原告的起诉已超过诉讼时效。关于被告的产权界定以及改制合同签订均发生在19991月,19996月被告设立。改制合同早已履行完毕。原告在1999年就已经应当明知所谓的“评估漏款”及葡萄园净资产”事项。在2004年杭州市西湖区人民法院关于被告改制纠纷的审判中,原告也未就此提出任何主张。所以,原告本次起诉明显超过了法律规定的诉讼时效,应依法驳回其诉讼请求。四、退一步讲,即使暂不考虑原告的诉权与时效问题,原告的诉讼请求也于法不符,其诉状所依据的《决议》没有法律效力。原告主张的“评估漏款”及“葡萄园净资产”均属于被告的法人财产,而企业法人财产是企业对外独立承担民事责任的基础,任何人包括企业股东均不得随意侵占、抽回,原告要求归还于法不符。原告据以主张权利的依据是《关于金沙港村村民代表大会通过杭州金港电子有限公司改制的决议》,但决议是单位内部文件,对外不具有法律效力,也不具有拘束或制约受让人的效力。决议第5条“金港电子股份有限公司未列入981012日的评估报告书范围的资产都属于金沙港村集体所有”更是无效条款。五、原告主张的“评估漏款”及“葡萄园”净资产”,实际上影响的是改制时产权转让的价款,而不是财产本身的所有权。原杭州西湖电子元件厂改制是对企业“全部财产”的“三位一体”的整体改制,而非部分财产的改制,原告主张的“评估漏款”及“葡萄园净资产”无疑是整体改制“全部财产”的一部分,其产权界定与处理应按原改制方案处理。六、被告在改制中没有任何过错,即使评估存在遗漏,要求被告承担责任也是不公平的。综上,原告提起本案诉讼在程序上和实体上均存在法律上的错误,被告请求法院依法审查,驳回原告的全部诉讼请求。

被告向法庭提供如下证据:

1、《关于撤村建居后原村集体经济组织股份合作制改革的实施意见》;

2、《关于撤村建居股份经济合作社工商登记的通知》证明原告尚未取得工商登记,不具有民事主体资格的事实。

3、《关于杭州西湖电子元件厂资产产权界定的协议》;

4、《关于杭州西湖电子原件厂股份转让及分期付款的协议》,证明本案被告主体不当;原告的起诉已经超过诉讼时效;原杭州西湖电子元件厂改制时,全部资产按杭州市西湖乡金沙港村经济合作社、杭州西湖电子元件厂职工集体、高振华三方442的股份比例划分确定,且杭州市西湖乡金沙港村经济合作的40%股份优先转让给高振华;原杭州西湖电子元件厂改制时,资产界定的目的是确定股份的比例与转让价值,而不是直接瓜分、转让资产的事实。

5、(2004)杭西民二初字第957号民事判决书及(2005)杭民二终字第222号民事判决书,证明原杭州西湖电子元件厂改制时,全部资产按杭州市西湖乡金沙港村经济合作社、杭州西湖电子元件厂职工集体、高振华三方按442的股份比例划分确定,该资产界定已经得到生效法院判决确定;生效法院判决已经确认《关于金沙港村村民代表大会通过杭州金港电子有限公司改制的决议》的效力只及限于发文单位内部,对外不具有法律效力,不具有拘束和制约受让人的效力;该判决书确认了原告成立时在其章程中明确认可了原西湖元件电子厂的改制结果,量化资产时并没有涉及现在争议漏评资产,就是说原告现在所提出的漏评资产在当时其成立时并没有量化到该资产,所以原告是没有权利主张的,且当时原告对改制结果进行确认,确认改制全部完成;证明被告提供的相关证据的,证据。

6、资产评估立项申请书及资产评估项目确认通知书;

7、资产评估报告书浙资评(199820号;证明原杭州西湖电子元件厂的改制资产评估经过杭州市西湖乡人民政府、杭州市西湖区公资办的立项批准与确认,明确被评估资产的范围和对象为全部财产,且是杭州西湖电子元件厂、杭州蔚蓝海岸俱乐部和杭州金港电子有限公司三位一体的整体改制;评估中已经涉及原告所称的1739982.20元应付利润事项的事实。

8、杭州市西湖区人民政府《关于区属国有集体企业改制中若干问题处理的意见西政发(1999217号;

9、坏帐核销报告,证明改制企业根据不同年限,对应收帐款予以适度核销,但原杭州西湖电子原件厂在评估时,却并没有进行核销,最终导致有820余万元的应收帐款成为坏帐,无法收回,被告曾向政府机构予以报告要求核销,但没有得到回应的事实。

10、关于杭州西湖电子元件厂转制情况的说明(在西湖区法院中是由原告提供给法院的);

11、承包合同;

12、关于国有小企业改制为股份合作社若干意见的通知;

13、关于试行经营者期权激励办法的通知;证明杭州西湖电子元件厂改制程序规范、产权界定合理、奖励符合政策且有依据的事实。

14、金沙港股份经济合作社章程;

15、关于金沙港股份合作社章程是对村办企业转制追认的说明;证明西湖金沙港股份经济合作社成立当时已经对改制结果予以确认,现讼争的资产与其无关,无权就该部分资产提出请求的事实(在西湖法院和中级法院已经得到确认)。

16、原告工商登记档案,证明原告于20059月注册成立,其组成资产范围并不包括现诉争资产,也无任何证据说明其有权主张现诉争资产的事实。

经审理,对双方当事人提供的证据,本院作如下认证:

对原告提供证据:证据1至证据7及证据12至证据17,被告对其真实性没有异议,但对待证事实有异议。本院认为,上述证据与本案有关联,可作证据使用。证据8至证据11,被告对证据形式的真实性没有异议,但对证据的效力有异议,认为证据8系证人证言,证人未出庭,其余证据是因调解过程中形成,没有证明力。本院认为,原、被告双方未曾达成调解,故不存在证据9至证据11之说法,证据8有证据911相印证,上述证据相互印证,被告的异议不能成立,本院予以确认。

对被告提供的证据:证据1、证据2,原告有异议,认为其已办理工商登记手续。本院认为,原告的异议,本院不予确认。证据9,原告对其真实性有异议,认为该报告系被告单方提交,而体改办没有回复。本院认为,原告的异议成立,不予确认。对被告提供的其余证据,原告对其真实性没有异议,但对待证事实有异议。本院认为,上述证据与本案有关联,可作证据使用。

依据上述有效证据及双方当事人的陈述,本院查明事实如下:

1998710日,杭州西湖电子元件厂根据杭州市西湖乡人民政府西乡政(1998)第5号文件精神实施企业转制,经其主管部门杭州市西湖乡人民政府和杭州市西湖区公有资产管理委员会同意向浙江浙经资产评估事务所申请资产评估。同年1012日浙江浙经资产评估事务所作出浙资评(1998)第20号资产评估报告书,该报告书载明:杭州西湖电子元件厂于19798月成立,系西湖乡金沙港村组建的村办企业,于1992年与外商合资成立杭州金港电子有限公司,评估范围为杭州西湖电子元件厂的资产(包括已接受的杭州蔚蓝海岸俱乐部),评估价值为15244848.93元。该报告书经杭州市西湖区公有资产管理委员会盖章确认。1998128日,杭州市西湖乡金沙港村经济合作社作出金经社(1998)第2号即“关于金沙港村村民代表大会通过杭州金港电子有限公司改制的决议”,该决议载明:以到会村民代表一致通过为由,杭州西湖电子元件厂、杭州蔚蓝海岸俱乐部、杭州金港电子有限公司三位一体改组成杭州金港电子股份有限公司;以浙江浙经资产评估事务所于1998128日的评估报告书评估的企业净资产为依据,企业净资产为15244848.93元; 杭州市西湖乡金沙港村经济合作社拥有40%的股份,计人民币6097940元,高振华有优先购买权,企业净资产的40%计人民币6097940元,为全体职工共有资产,由于厂长高振华对企业有突出贡献, 杭州市西湖乡金沙港村经济合作社奖励高振华20%股份,计人民币3048967.70元,享有对该股份的所有权; 杭州金港电子股份有限公司未列入1998128日的评估报告书范围的资产都属于金沙港村集体所有。199914日,杭州西湖电子元件厂、高振华及杭州市西湖乡金沙港村经济合作社签订“关于杭州西湖电子元件厂资产产权界定的协议”,该协议载明:根据浙资评(1998)第20号资产评估报告书,杭州西湖电子元件厂净资产为15244848.93元,杭州西湖电子元件厂职工集体拥有6000000元的资产所有权,根据上级文件精神,经村三套班子和村民代表大会讨论,决定奖励高振华3000000元,杭州市西湖乡金沙港村经济合作社拥有的6244848.93元,转让给高振华;该协议经杭州市西湖区公有资产管理委员会确认后,待新组建的公司成立之日生效。嗣后,该协议经杭州市西湖区公有资产管理委员会盖章确认。同年114日,杭州市西湖乡金沙港村经济合作社与高振华签订“关于杭州西湖电子元件厂股份转让及分期付款的协议书”,该协议书载明:杭州市西湖乡金沙港村经济合作社把其拥有的杭州西湖电子元件厂资产6244848.93元,以人民币6000000元转让给高振华,高振华于20026月前分期付清。嗣后,高振华依约履行付款义务。199958日,杭州西湖电子元件厂向杭州市西湖区经济体制办公室申请建为股份合作制企业,同年621日,杭州市西湖区经济体制办公室同意杭州西湖电子元件厂改制为有限责任公司。嗣后,杭州西湖电子元件厂以企业转制为由在工商部门办理了企业注销登记手续,同年626日杭州神弓电子实业有限公司登记成立。

另查明:199946日,杭州市西湖乡金沙港村经济合作社因撤村建居变更为杭州市西湖乡金沙股份经济合作社,选举了第一届社员代表,并第一届社员代表代表大会通过了杭州市西湖乡金沙股份经济合作社的章程,该章程中载明金沙港村一切集体资产属杭州市西湖乡金沙股份经济合作社所有。因工商登记的需要,西湖街道向杭州西湖风景名胜区管理委员会请示,杭州西湖风景名胜区管理委员会答复,该答复载明:名胜区同意确认西湖区农村经济局《关于金沙、新玉泉股份经济合作社的批复》(西农经[1999]11号)文件继续有效,组织名称由原杭州市西湖乡金沙股份经济合作社调整为杭州金沙股份经济合作社,杭州金沙股份经济合作社于2005930日办理了工商登记手续。2004326日,原浙江浙经资产评估事务所评估人员茅建华、毛小娟出具说明,该说明载明:杭州金港电子有限公司的1739982.20元未付利润,因缺少调账依据,故在杭州西湖电子元件厂评估报告中暂未作挂帐处理,希望报告使用者注意该事项对评估结果的影响。浙江新华资产评估有限公司受杭州西湖风景名胜区管理委员会的委托对金沙港葡萄园199011日至1998630日财务收支情况进行了审计,浙江新华资产评估有限公司于2004331日作出浙新会审字[2004]686号审计报告,该报告载明金沙港葡萄园的净资产为2465015.86元。嗣后,杭州神弓电子实业有限公司出具说明:金沙港葡萄园实际净资产为1701625.73元,1998630日评估错误, 杭州神弓电子实业有限公司应调整净资产为1583951.19元,应付金沙港村40%,计款1314230.77元。2006210日, 杭州神弓电子实业有限公司和高振华将1314230.77元汇款给杭州金沙股份经济合作社, 杭州金沙股份经济合作社认为应该全额支付,于2006222日将1314230.77元退回给杭州神弓电子实业有限公司。200726日,裘翔代表金沙股份经济合作社向杭州市市长公开电话受理中心反映杭州神弓电子实业有限公司改制时,资产漏评的有关问题。本案所涉及的财产一直由被告占有。

本院认为,根据原浙江浙经资产评估事务所评估人员茅建华、毛小娟出具的说明、杭州神弓电子实业有限公司出具的说明、浙新会审字[2004]686号审计报告及浙资评(1998)第20号资产评估报告书中评估材料,在改制评估中对金沙港葡萄园资产及杭州金港电子有限公司累计未付的利润未曾评估,两项折合净资产3285576.89元。从“关于杭州西湖电子元件厂资产产权界定的协议”的内容来看,资产产权界定的范围是浙资评(1998)第20号资产评估报告书中已评估的净资产,金沙港葡萄园资产及杭州金港电子有限公司累计未付的利润未曾评估,不属资产产权界定的范围;而杭州西湖电子元件厂已注销,该部分财产应属原投资人所有,即金沙港村村民集体所有。根据杭州市西湖乡金沙股份经济合作社的章程,金沙港村一切集体资产属杭州市西湖乡金沙股份经济合作社所有;原告系从杭州市西湖乡金沙股份经济合作社变更而来,故原告的主体适格。在转制时金沙港葡萄园资产及杭州金港电子有限公司累计未付的利润未曾评估,原告不知道具体的资产漏评情况,被告于2006210日给原告汇款时,原告才知漏评情况,诉讼时效应从此时开始计算;裘翔于200726日代表金沙股份经济合作社向杭州市市长公开电话受理中心反映改制时资产漏评的有关问题,应视为诉讼时效中断,诉讼时效重新计算,故原告的起诉未超过诉讼时效。被告主张原告在2008530日提出增加诉讼的请求,系在举证届满后提出,法院对增加诉讼的请求不应审理。本院认为,在在审理过程中,本院就本案于2008530日召集双方进行证据交换,并本院指定举证期限到下一次开庭时,原告于当日提出增加了诉讼的申请,故原告的请求系在举证期限内提出,故本院对被告主张不予采纳。综上,被告占有原告的资产没有法律依据,其应返还资产及支付由此产生的利息损失,原告的诉讼请求,正当、合法,本院予以支持。据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九十二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被告杭州神弓电子实业有限公司返还原告杭州金沙股份经济合作社人民币3285576.89元,于判决生效后十日内支付。

二、被告杭州神弓电子实业有限公司返还原告杭州金沙股份经济合作社利息损失(截止2008525日利息损失为843736.15元,自2008526日起,按年利率2.88%计算,至判决生效确定支付之日止),于本判决生效后十日内付清。

如果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二十九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本案案件受理费39834.50元,由被告杭州神弓电子实业有限公司负担。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及副本共二份,上诉于杭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并向浙江省杭州市中级人民法院预交上诉案件受理费39834.50元。对财产案件提起上诉的,案件受理费按照不服一审判决部分的上诉请求预交。上诉期满后7日内仍未交纳的,按自撤回上诉处理(浙江省杭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开户银行:工商银行湖滨分理处,帐号:1202024409008802968,户名:浙江省杭州市中级人民法院)。


友情提示:律师在线咨询免费回复,可直接与专业律师咨询相关法律问题

免责声明
本站部分转载文章,并不用于任何商业目的,仅供学习参考之用;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和其他问题,请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删除内容!
15万在线律师快速解决法律问题

法妞问答 律师法妞问答-3分钟100%解决你的法律问题

微信扫描二维码 向我提问

阅读数 1142

25

问题还没有解决?快速找专业律师来帮您!无须注册,30秒快速发布,3分钟100%专业律师语音回复!

客服热线:0531-88803703

微信扫一扫「法妞问答」立即开启语音咨询

济南暖云网络科技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10-2017 faniuwend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鲁ICP备16004136号-2

地址:济南市历下区浆水泉西路98号山东财经大学大学生创业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