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法妞问答 免费注册 登陆

首页 免费法律咨询 发咨询 找律师 电话咨询 精选文章 法律常识 法律专题

手机网站 微信咨询 全国客服热线:0531-88803703

免费法律咨询 >>  精选文章 >>  公司法务 >> 合伙人被除名后还有恢复合伙人身份的可能吗?如何实现自我救济?(附4个判例)

法妞问答律师
0531-88803703

咨询我 我也要出现在这里>
分享
合伙人被除名后还有恢复合伙人身份的可能吗?如何实现自我救济?(附4个判例)
2018年07月12日 法妞问答律师

阅读提示:合伙人被除名后,还有最后一根救命稻草,即提除名异议之诉。《合伙企业法》第四十九条第三款规定:“被除名人对除名决议有异议的,可以自接到除名通知之日起三十日内,向人民法院起诉。”该规定为被除名人提除名异议之诉提供了依据,但被除名人应注意在法定期限内积极提起诉讼(主文案例)。同时《合伙企业法》第四十九条第一款和第二款对除名的实质要件和程序要件做出了规定,被除名人可从审查是否满足除名实质要件和程序要件入手,以达到自我救济之目的(延伸阅读案例一至四)。


裁判要旨


合伙人被除名后对除名决议有异议的,可自接到除名通知之日起三十日内向人民法院起诉,超过三十日未起诉的,即丧失提起除名异议之诉的权利。


144.jpg


案情简介


一、上咏盛济投资管理合伙企业(有限合伙)的合伙人为上咏企业(普通合伙人)和上投资产公司(有限合伙人)。上咏企业为合伙企业的执行事务合伙人,并委派邓世岗作为执行事务合伙人的代表。

 

二、因上咏企业未按协议约定缴纳出资款,上咏盛济召开合伙人会议,决定对执行事务合伙人上咏企业进行除名,上咏企业退伙。

 

三、上咏企业向黄浦区法院起诉,请求确认除名决议无效,恢复其合伙人身份。黄浦区法院认为上咏企业的起诉时间已超过提起除名异议之诉的三十日除斥期,故裁定驳回起诉。

 

四、上咏企业不服,上诉至上海市二中院。上海市二中院裁定驳回上诉,维持原裁定。

 

五、上咏企业向上海市高院申请再审,上海市高院驳回其再审申请。


裁判要点


《合伙企业法》第四十九条第二款规定:“对合伙人的除名决议应当书面通知被除名人。被除名人接到除名通知之日,除名生效,被除名人退伙。”第三款规定:“被除名人对除名决议有异议的,可以自接到除名通知之日起三十日内,向人民法院起诉。”本案中,在合伙人会议上,上咏企业的代表人邓世岗在合伙人会议决议上签字,应视为上咏企业已于当日接到了除名通知,除名决议已生效,上咏企业丧失合伙人身份。后上咏企业未在法律规定的三十日内提起诉讼,已丧失了提起除名异议之诉的权利。故上海市高院最终驳回其再审申请。


实务经验总结


前事不忘、后事之师。为避免未来发生类似败诉,提出如下建议:

 

一、《合伙企业法》第四十九条对合伙人除名做了严格限定,即使合伙人存在未履行出资义务、因故意或者重大过失给合伙企业造成损失、有不正当行为等情形,只要存在一名合伙人(不包括被除名人)不同意将其除名,该除名决议也不能生效。


二、其他合伙人在做出除名决议后,应书面通知被除名人,否则除名决议不生效。为防止事后被除名人否认接到除名通知,可在书面通知被除名人时要求其出具签收凭证。


三、被除名人在收到书面除名通知后,应积极向法院提起诉讼救济自己的权利,防止因超过法定期限,错过提起除名异议之诉的机会。此外还应注意,虽然被除名人对除名决议无表决权,但被除名人在除名决议上签字可认定属于接到除名通知,三十日的期限自签字之日起开始起算。因此,在无特殊情况下,被除名人不要轻易在除名决议上签字。


《合伙企业法》第四十九条第三款规定:“被除名人对除名决议有异议的,可以自接到除名通知之日起三十日内,向人民法院起诉。”该三十日是法定不变期间,不适用诉讼时效关于中止、中断和延长的规定,超过该法定期间,被除名人即丧失提起除名异议诉讼的权利。本案中,自2014年5月16日邓世岗在决议上签字之日起,三十日的期限已经开始起算,上咏企业于2016年10月8日向法院起诉,显然已经超过三十日的除斥期间,提除名异议的权利早已丧失。


相关法律规定


《中华人民共和国合伙企业法》

第四十九条  合伙人有下列情形之一的,经其他合伙人一致同意,可以决议将其除名:

(一) 未履行出资义务;

(二) 因故意或者重大过失给合伙企业造成损失;

(三) 执行合伙事务时有不正当行为;

(四) 发生合伙协议约定的事由。

对合伙人的除名决议应当书面通知被除名人。被除名人接到除名通知之日,除名生效,被除名人退伙。

被除名人对除名决议有异议的,可以自接到除名通知之日起三十日内,向人民法院起诉。


法院判决


以下为该案在法院审理阶段,判决书中“本院认为”就该问题的论述:


根据盛济企业有限合伙协议的约定,邓世岗作为执行事务合伙人上咏企业委派在合伙企业的代表,在未经法定程序变更的情况下,当然有权代表上咏企业参加合伙人会议并在除名决议上签名。上咏企业称已撤销邓世岗的代表身份,但其撤销程序并不符合合伙协议的约定,上投公司和盛济企业对此亦不予认可,故本院对上咏企业的该项主张不予采信。我国合伙企业法第49条规定,被除名人对除名决议有异议的,可以自接到除名通知之日起三十日内,向人民法院起诉。本案中,上咏企业的代表人邓世岗在2014年5月16日召开的会议决议上签字,应视为上咏企业已于当日接到了除名通知,上咏企业未在法律规定的30日内提起诉讼,已丧失了提起除名异议之诉的权利。上咏企业关于其一审诉请不仅仅是确认除名决议无效,而且还包括请求确认决议的其他内容无效的主张,明显与其一审诉请的内容不符,本院不予支持。上咏企业主张系争决议是上投公司伙同其员工恶意伪造,属无效决议,但其并未提供充分证据证明,本院不予采信。



案件来源



上海上投资产经营有限公司合伙协议纠纷审判监督民事裁定书[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2017)沪民申2508号]


延伸阅读


《合伙企业法》第四十九条第三款规定:“被除名人对除名决议有异议的,可以自接到除名通知之日起三十日内,向人民法院起诉。”该规定为被除名人提供了救济渠道,但被除名人应注意在法定期限内积极提起诉讼。同时《合伙企业法》第四十九条第一款和第二款对除名的实质要件和程序要件做出了规定,被除名人在主张权利时,可从审查是否满足除名的实质要件和程序要件入手,以达到自我救济之目的。


一、除名的实质要件:(一)未履行出资义务;(二)因故意或者重大过失给合伙企业造成损失;(三)执行合伙事务时有不正当行为;(四)发生合伙协议约定的事由。满足上述条件之一即可认定为具备除名的实质要件。


案例一:曹广勋与杨玉龙、杨玉魁等合伙协议纠纷二审民事判决书[苏州市中级人民法院(2016)苏05民终5091号]该院认为:“杨玉龙等合伙人对曹广勋作出合伙除名决议的理由是曹广勋至竞争企业处工作并试图挖走合伙企业苏州一号线持股的苏州畅途公司的工作人员,损害了合伙企业的利益。如果曹广勋存在上述行为,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合伙企业法》的有关规定,其他合伙人可以决定将其除名。所以本案的争议焦点在于曹广勋有无作出损害合伙企业利益的行为,对此,应由作出除名决议的合伙人承担相应举证责任。首先,杨玉龙等人一审提供的录音资料中,曹广勋对在竞争企业工作以及挖人均予以否认,该录音资料不足以证明曹广勋实施了上述行为,杨玉龙等人也未提供其他证据佐证。其次,在苏州一号线的合伙协议中并未禁止曹广勋经营与合伙企业竞争的业务。再次,即使曹广勋违反了成立苏州畅途公司的《投资协议》中有关约定,对苏州畅途公司的利益造成损害,也应由苏州畅途公司依法主张权利,并不必然对股东即合伙企业苏州一号线的利益造成影响。综上,曹广勋损害合伙企业利益的依据不足,杨玉龙等合伙人作出的除名决议没有合法依据,一审判决认定该决议无效并无不当。

 

二、除名的程序要件:(一)经其他合伙人一致同意;(二)书面通知被除名人。须同时满足上述两个条件才可认定为除名程序合法。


案例二:唐子元、邝文军等与雷爱兰、邱柏青等合伙协议纠纷申请再审民事裁定书[最高人民法院(2015)民申字第3339号]该院认为:“关于唐子元等人提出已经将邱贤古‘除名’的问题。一方面,唐子元等6人没有证据证明‘除名’决议已经得到其他合伙人一致同意,也没有证据证明‘除名’决议的书面通知已送达邱贤古,另一方面,唐子元等6人未与邱贤古就退伙问题进行结算,相关财产份额问题并未处理,故唐子元等6人单方提出的‘除名’主张不能成立。

 

三、实质要件和程序要件均满足,除名决议才不会被认定为无效。


案例三:王子君与北京民生物证科学司法鉴定所合伙企业纠纷二审民事判决书[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2017)京02民终1650号]该院认为:“《中华人民共和国合伙企业法》第四十九条规定:‘合伙人有下列情形之一的,经其他合伙人一致同意,可以决议将其除名:(一)未履行出资义务;(二)因故意或者重大过失给合伙企业造成损失;(三)执行合伙事务时有不正当行为;(四)发生合伙协议约定的事由。对合伙人的除名决议应当书面通知被除名人。被除名人接到除名通知之日,除名生效,被除名人退伙。被除名人对除名决议有异议的,可以自接到除名通知之日起三十日内,向人民法院起诉。’根据上述规定,在合伙企业中,合伙人出现法律规定的情形时,经其他合伙人一致同意,可以决议将其除名,并应将除名决议书面通知被除名人。本案中,民生物证所虽未通知王子君参加2015年9月10日合伙人会议,但参会的民生物证所合伙人一致同意将王子君除名,并将除名决议书面送达了王子君。王子君上诉主张除名决议程序不符合民生物证所《章程》及《合伙协议书》的规定,并对王建强、李帆、晁妍三人作为民生物证所合伙人的资格提出异议。本院认为,民生物证所《章程》以及《合伙协议书》中未就合伙人除名作出特殊约定,王建强、李帆、晁妍三人虽未与其他合伙人另行签订入伙协议,但书面承诺认可民生物证所《合伙协议书》,且取得其他合伙人一致同意加入民生物证所,民生物证所亦向北京市司法局办理了报送备案、申请变更机构负责人等手续,王子君未能提交相反证据予以推翻,故该三人的入伙符合法律之规定,具有该所合伙人资格。退而言之,即使王建强、李帆、晁妍不具备合伙人资格,但作出除名决议的张志清、董书云、牛承军三名合伙人均具备合伙人资格,该三人一致同意所作出的除名决议亦为合法有效之决议。因此,王子君的该项上诉主张不能成立,本院不予采信。


王子君上诉主张2015年9月10日合伙人会议决议的除名理由不符合法律规定、缺乏事实依据,本院认为,民生物证所2015年9月10日合伙人会议作出的除名决议是以王子君执行合伙事务时有不正当行为为由将其除名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合伙企业法》第四十九条并未对合伙人执行合伙事务时有何种不正当行为作出明确规定,民生物证所《章程》和《合伙协议书》亦未对此作出约定。本案中,就民生物证所提交的据以对王子君除名的证据来看,民生物证所提供的账表证据均具有客观性,有关专业机构作出的审计报告、鉴定意见亦具有相应证明力,上述证据之间能相互印证,能够证明王子君在主管民生物证所财务工作期间,该所存在违反规定发放不应发放员工工资、账务处理存在虚假记载、记账具有不合法、不合规现象等问题,王子君在此期间主管财务工作,未履行其法定职责,对上述问题的出现负有责任。故民生物证所合伙人作出除名决议对王子君除名,具有事实依据,除名的理由亦符合法律规定。因此,王子君的该项上诉主张不能成立,本院不予采信。”


案例四:庞海川与海南综通快递服务有限公司陵水分公司、庞建平等合伙企业纠纷二审民事判决书[海南省第一中级人民法院(2017)琼96民终340号]该院认为:“庞建平和黄小杰作出的《陵水中通股东会议》决议是否合法有效,关键在于作出该决议是否符合实质要件和程序要件。根据我国合伙企业法的相关规定,合伙人因故意或重大过失给合伙企业造成损失的,经其他合伙人一致同意,可以决议将其除名;被除名人接到除名通知之日起,除名生效,被除名人退伙;被除名人对除名决议有异议的,可以自接到除名通知之日起三十日内,向人民法院起诉。该决议就实质要件而言,如前所述,庞海川自行撤换张声贤、安排张达平接手英州站点,是综通陵水分公司被处以罚款的根本原因,对此庞海川应承担主要责任,故据此可以认定庞海川的重大过失行为已给合伙企业造成损失,庞海川符合被除名的条件;就程序要件而言,该合伙企业属三人合伙,庞建平、黄小杰共占54.55%多数份额,该决议系庞建平、黄小杰一致同意作出,故亦符合程序要件。综上可以确认,该决议合法有效,自庞海川接到通知之日起除名生效,庞海川退伙。庞海川于2016年4月10日接到除名通知,应从次日起计算起诉期限,至2016年5月10日期限届满。庞海川于2016年5月10日提起诉讼,并未超过起诉期限。综上所述,一审判决驳回庞海川的该项诉讼请求并无不当,但以超过起诉期限作为理由之一,明显错误,本院予以纠正。”

来源:公司法权威解读     作者:唐青林 李舒 袁惠

友情提示:如有法律问题可以在线律师咨询,3-5分钟100%解答您的法律咨询

免责声明
本站部分转载文章,并不用于任何商业目的,仅供学习参考之用;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和其他问题,请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删除内容!
15万在线律师快速解决法律问题

法妞问答 律师法妞问答-3分钟100%解决你的法律问题

微信扫描二维码 向我提问

阅读数 1142

25

问题还没有解决?快速找专业律师来帮您!无须注册,30秒快速发布,3分钟100%专业律师语音回复!

客服热线:0531-88803703

微信扫一扫「法妞问答」立即开启语音咨询

济南暖云网络科技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10-2017 faniuwend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鲁ICP备16004136号-2

地址:济南市历下区浆水泉西路98号山东财经大学大学生创业园